北京野生植物20年消失百余种专家:被市民吃光
2016-05-30 10:16:47
  • 0
  • 2
  • 4
  • 0

植物专家舒志刚正在教孩子们认识蝎子草。由于手掌没有毛孔,可以用手掌触摸蝎子草;手背毛囊丰富,一旦碰到,就有被蝎子蜇的疼痛感。北京晨报记者 史春阳/摄

北京晨报讯(首席记者 崔红)紫竹院公园竟然是京城最“野”的公园——生长着大量野生花草。著名的药材“半夏”、红军长征时吃过的“厥麻”,美如小草莓的“蛇莓”,原来就悄然长在百姓身边。目前,各大公园正在举办“科普周”活动。植物专家、《城市野花草》作者舒志钢带孩子们到紫竹院认野菜,同时告诫市民,挖野菜吃对身体无益,对植被破坏严重。

春末夏初,又见市民挖野菜。“有越来越多的人问我,野菜能不能吃?吃野菜有什么好处?我真的不愿意再回答这样的问题!”舒志刚表示,野菜大多是铺地植物,挖野菜除了破坏植被,造成黄土裸露外,对人的身体并没有好处。由于汽车尾气、空气污染、流浪动物等原因,野菜大多已被污染,并非像人们认为的那样“健康无害”,而且很多野菜具有毒性。

明成祖朱棣的儿子朱橚,不忍看民众挨饿,编辑《救荒本草》,专门介绍哪些野菜可以吃。“可现在不是这个时代了。”舒志刚说,人类常吃的食物,历经千年时间涤荡,留下来的都已经是精品,能够提供人类所需要的所有营养,不需要再跟野菜较劲,“吃野菜就是多此一举。”

舒志刚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在城市化进展的过程中,很多本土野生植物面临被驱赶、被拔除,急剧边缘化,日趋濒危甚至彻底消失。以北京为例,从北京边缘向城市中心每推进1000米,物种就减少5个,1993年出版的《北京植物志》中被列为“极常见”、“较常见”的260多种野生植物中,至今有上百种已在京城难觅踪迹。

舒志刚指着紫竹院公园的一株小叶朴树说,“因为它太皮实了——自己掉籽自己长,可惜又长得不起眼,不利于园林规划,原本是京城最多的一种树,如今已经很少见了。”而鹅绒委陵菜——也就是红军长征时的“看家菜”厥麻,在紫竹院公园内也只剩下寥寥几株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