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雅安,原来你曾如此美丽
2013-04-22 12:35:4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很多人并不知道雅安。就在那首"二呀么二郎山,高呀么高万丈”,歌词里,二郞山的脚下。山上的雪水流下来,汇成江,叫青衣江,从雅安城中心飘袂而过。位于四川盆地西部边缘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。
  在四川,就我走过的小城,漂亮的不少,但要称得上浪漫,却是了无。而在全国,也只认为杭州,算得上浪漫之城。因了城里美丽的西湖,西湖的诗意,西湖的美景里蕴蓄的故事。
  雅安,它的诗意在于城里城外,一抬眼的秀丽山川,有些野性,也有些率真,还有那些珠玉一样散落在山水角落里的天然风光。但,离浪漫还有一点距离。是什么,在心里模糊着,面纱还不曾揭去。
  以前在此生活,山青水绿得让自己沉醉。那时,住在江边,掀开窗子,一眼是一碧清流的青衣江。再往远处望出去,是四季葱郁,烟霞氤氲的周公山。夏天,贪恋青衣江雪水的凉意,下得水去,只一会儿,就由肤凉转为骨凉。而真正成为我的"游泳池"的,是幽深、清潤的周公河,那些天光云影,时时徘徊在别后的梦里。
  那条后河曾是我的乐园。夏天,每个有星星或者月亮的晚上,几个同事就会相约。穿过一座小山,玉米地,树林,来到后河边。说是河,其实是一条小溪,象贪玩的小孩,从蒙山上一路戏耍着弯弯曲曲地淌下来,清澈、俏皮、童真。水浅的地方,只齐脚肚。水,一汪见底。站在水里,就有些许小鱼,寸把长的,从你的脚边穿梭往来,咬得你痒酥酥的。而我们,却要开始捉它们了。用什么工具呢?找了自行车废旧的钢丝,拿去精工车间将一端磨尖,针一般锋利,顶部穿上一根细竹筒作手柄,工具便做成。
  这种河鱼,大白天睡懒觉,天黑才从石缝里钻出来觅食。它有一个特点,只要灯光罩着它,便一动不动。可能是动物的本能吧,以为作假死状,别的东西就发现不了。它,只是二维的聪明,人,可是三维的聪明呀。真是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
  踩入水中,左手打开手电筒,一束光柱射在眼前的水里,光柱一旦圈住小河鱼,果然象中了咒语般,它立即傻在那里。此时,右手握住钗鱼针对准它,飞快戳下去,刚好扎在身上。水滴滴地提起来,还在扳。儿子早就小屁股一摇一晃地跟在后面,捧着小桶等在那里。当然,也有失手的时候,但,不多。一个晚上,可以逮上满满一小桶。第二天,油炸小河鱼,送给左邻右舍。至今,还记得满天的星星,田野山间拂面的清风,我们一惊一乍的欢呼声,划破夜的寂静。
  转眼,十年的光阴鱼一样从时光的水里游过去了。也不知今天的后河,可否还有成群结队的小河鱼游来游去?那些钗鱼的朋友们,可还在夏日的夜晚去到那里?
  
  二
  "青山绿水枉自多,天生丽质乱打扮"。听了这句话,那层面纱轻轻揭去。而今天,雅安真的淡妆浓抹总相宜了。我想,首先,得益于成雅高速路的通达,天堑变了通途,为雅安的旅游发展提供了条件。而旅发大会的召开,从硬件上提升了城市建设的档次和品味,由此而带动了各处旅游资源的开发。近处,有蒙顶山茶文化发祥地,碧峰峡野生动物园,南方丝绸之路、茶马古道--上里古镇,汉碑高颐阙等。远处,有大熊猫的故乡__夹金山原始森林景区,赶羊沟、喇叭河的红叶,田湾河、龙苍沟国家林公园、红军文化……
  以前的雅安,就象一个美女,纵然千种风情,素有“雅鱼、雅雨、雅女”三绝之称
,却云鬓散乱,衣衫破皱,色彩配搭不调和。
  如今,街道的脸颊眉清目秀,云鬓般的建筑梳理整洁,藏区情调的着装焕然一新,呵气如兰的呼吸清新洁净。该绿的绿得青葱,该红的红得纯粹。身在其中,说不出的清爽和舒畅。
  街边全是如盖的榕树,娉婷。江边的翠竹千竿万竿,一排排,一行行,迎着江风飒飒哼绿歌,舞翠袖。四周水墨画一样的山峦,白云扶着腰肢。那天正好小雨细绵,恍若身处神仙福地。夜晚,沿江两岸灯火辉煌,水中摇荡,碎了一江的琉璃。约三两个朋友,或沿江漫步,或就着江风喝茶聊天,或引酒作乐,竟不知今夕何夕?
  开头的话,出自雅安父母官之口。看着从未如此漂亮过洋气过的雅安,听着市民对他的啧啧赞赏,我对他生出敬意来。我想,有一个具文化品味的领导,是雅安人民的福份。也只有这样的领导,才有浪漫的情怀和文化的底蕴,才真正能提升城市的素质和品质。想起西湖的苏堤,不过用了西湖中的淤泥筑堤,却因了苏东坡的人文气质和艺术鉴赏力,赋予了苏堤诗意的浪漫和文化含量,成为九百多年后依然著名的风景。
  试想,凤凰若没有沈从文,丽江若没有纳西族的文化和洞经音乐,会有洪流一样的人群去了又来,来了又去吗?若想经久不衰地美丽下去,魅力下去,唯有文化,才是生命力,才是源头活水。
  外表已如此美丽的雅安还缺少什么呢?
  缺少那些有文化分量的人物,缺少那些有文化色彩的故事。
  突发奇想,如果这样的领导再有一个象德国魏玛公爵夫人安娜.阿玛丽雅那样的女子做妻子,雅安一定会更增添内在的蕴藉。
  龙应台有一篇《小城思考》的文章。大意是:1770年以后的德国魏玛,不过六千人口的小城,却象一束光一样,吸引了歌德、维兰德、赫尔德、席勒等艺术菁英,成为人文荟萃的中心,使山坳里的德语文学提升为气势磅礴的世界文学。什么原因呢?只因为安娜.阿玛丽雅嫁给魏玛公爵后,将她对文学艺术的爱好也带到了魏玛。公爵在她的影响下,成了热爱文学,尊重文化,胸襟开阔的贵族。有他(她)没有他(她),历史就是不一样。英雄,是可以造时势的。最后,龙应台说:给我一个小城,给我一个年代,让韩愈、刘勰、关汉卿、曹雪匠同时发光,我们也会目眩神迷。
  梦想而已。
  现实一点,这样的领导如果能用一定的资金,引来一批全国各地的,哪怕二三流的艺术家入住雅安,那才是一本万利的投资__文化的投资。
  雅安,离真正的浪漫就近在咫尺了。
  谁有这样的魄力和胆量呢?毕竟,城市不属于自己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